武里南联对国安预测 > 修真小說 > 仙凡同修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獲全勝

曼谷哪里武里南联球衣: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獲全勝

    有水輕盈這句話就夠了,白玉凰當即大開殺戒,如果在剛才廝殺之中白玉凰還特意保有三分余力的話,現在白玉凰可以說是使盡渾身解數,甚至把一些正常情況元嬰期才能施展的劍法都提前施展出來。

    這段時間她雖然已經拿到了整套承天劍書,但是承天劍書后面的傳承卻是元嬰期甚至元神期的傳承,以白玉凰金丹后期的修為強行參悟承天劍書上的傳承自然是有如讀一部無字天書一般,甚至到了承天劍書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個動作都要反復琢磨半天,但最后還是一無所獲滿頭霧水,但是既然與柳空涯的生死存亡有關系,這一刻白玉凰覺得承天劍書的一切記載都變得如此生動起來。

    現在白玉凰的劍術突然之間就上了一個臺階,而對面的魔蝗教修士作夢也沒想到她會突然有如此驚人的突破,等到真正交手的時候才發現白玉凰的劍術竟是如此可怕,但是明白這一點已經是血流成河了。

    而魏香丘更是同樣大舉反攻,現在不管是金丹還是筑基,只要被魏香丘盯下就是當場隕落的下場,現在大家終于知道魏香丘這位玄天劍宗最可怕的元嬰真君絕對不是浪得虛名,畢竟她在大開殺戮的同時還把海昌魔君這位元嬰真君打得落花流水,甚至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而與柳空涯、桑丘以及雁回峰諸位女修士對峙的魔蝗教修士就完全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那兩位金丹女劍修會趕去艦首,現在原地只有柳空涯、莫桑在內的數位雁回峰女修士,雖然可能還有幾位雁回峰女修士可以隨時趕來增援,但是實力最強的也不過是一個筑基后期而已,這簡直是讓他們占盡一切便宜。

    他們是實在沒想明白這一點,哪怕上官雪君沒留下來,只要留下來一個水輕盈也足以讓雙方實力對比變得平分秋色,哪怕只要留下白秋霜他們都會有所顧忌,而不象現在這樣完全一邊倒,因此魔蝗教這群修士不由猶豫好一會,直到上官雪君與水輕盈、白秋霜在艦首大開殺戒,他們終于鼓足了勇氣:“殺??!”

    “一個都別留!”

    “把他們都殺得干干凈凈!”

    “不,用最殘酷的手法來收拾他們!”

    “對,弄死了們!”

    而莫桑的神情也緊張起來,不僅是魔蝗教這邊想不通,這幾位雁回峰的女修士同樣想不通柳空涯會讓水輕盈與白秋霜這兩位金丹修士趕去支援魏香丘!

    雖然她們也知道魏香丘的勝負重于一切,對于柳空涯的決定沒有任何怨言,但是總覺得應當還有更好的解決辦法,特別是看到對面的隊伍之中甚至還有兩位金丹魔修,莫桑覺得這一次必然是九死一生。

    生死之間自然就有許多奇怪的想法,莫桑突然發現自己似乎與柳空涯靠得太近了!

    實際靠得太近并沒有什么,畢竟師姐師弟之間平時有點近身接觸不算什么,但問題在于莫桑發現自己今天幾場廝殺之后身上的羅衣已經變成了許多布條,而柳空涯的情況也差不多,兩個人現在大片大片的肌膚相觸在一起!

    但是發現這一點的莫桑沒有任何羞意,反而有一種極其幸福的感覺,覺得自己即使隕落了身邊也有個男孩子能貼身靠在一起,因此她現在只想和柳空涯一同赴死!

    而看著蜂擁殺來的近百位魔修,柳空涯的神情卻是一點都不緊張,他雖然手握空霜凍星劍,但是卻很清楚自己即使再施展出一招“流霞映星?!幣哺謀洳渙蘇驕?,因此他朝著空中突然大聲嚷道:“錦娘!”

    錦娘?

    魔蝗教的魔修們都不明白這個詞是什么意思?

    但是下一刻她們就明白柳空涯為什么叫特意叫出這個名詞,因為御虛凌云艦突然來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超高速回旋,速度與機動性幾乎是超越了這艘御虛凌云艦的極限,甲板上的諸位雁回峰女修士幾乎都是第一時間全部摔倒在地,齊齊把柳空涯壓在身下!

    但是對于這隊魔蝗教修士來說最大的變化就是他們原本面對的地方是甲板,但是這一刻卻變成了御虛凌云艦的艦首,那位曾經跟水輕盈玩牽制戰術的金丹初期已經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大聲叫道:“快跑!快撤!”

    但是話剛出口,對面艦首那座讓魔蝗教屢屢付出驚人代價的仙炮已經發射,不管是金丹、筑基還是煉氣的魔修這一刻都覺得只能一邊硬著頭皮扛上去一邊大叫大叫:“散開散開!快散開!”

    對于御虛凌云艦上造成魔蝗教驚人死傷的這門仙炮,魔蝗教這邊可以說是印象深刻,但是在幾輪慘重犧牲之后,魔蝗教這邊也總算是弄清楚這門仙炮的最大弱點,那就是威力雖然驚人,一道光柱的覆蓋范圍卻只有十幾丈而已,對付飛舟、飛艦之類的大型目標這門仙炮可以用無上神器來形容,甚至還重創了一位元嬰魔修。

    但是對于目標不大的普通修士來說,這門仙炮卻似乎是牛刀殺雞,而且只要及時散開這門仙炮總不可能一口氣把相隔相遠的近百名金丹、筑基與煉氣修士一掃而空吧!

    正是抱著這樣的想法,魔蝗教這邊第一時間東奔西逃,總覺得自己能在這門仙炮一擊之下幸存,只要挨過了這一擊接下去就要狠狠收拾柳空涯這批小修士。只是他們才一眨眼就發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因為艦首這門仙炮轟擊過來的不是一擊,而是一整輪密集無比的攻勢,就在他們眨眼之間這門仙炮已經連續不斷地打出了幾十個甚至上百個淡紅色光柱與光弧。

    與這門仙炮之前全力打出來的光柱相比,魔蝗教修士即使用肉眼觀察都能感覺得到這些光柱、光弧的威力大減,而且覆蓋范圍也小了整整一圈,但問題在于對面攻出來的是真正意義的光雨,雖然魔蝗教這邊拼命東奔西跑,但是這一輪光柱、光弧密集連射卻是最大范圍的飽和攻擊,誰也別想從這輪飽和攻擊中僥幸逃走。

    更糟的是雖然這些光柱、光弧的威力大打折扣,但在場的諸位魔蝗教修士并不是海昌魔君這樣的魔嬰大修士,哪怕是被這些雨點般的光柱、光弧稍稍探擦過都是去了半條命,更不要說正面對撞自然是直接灰飛煙滅。

    只有兩位金丹修士才能扛得住這輪炮雨的正面猛擊,但問題是御虛凌云艦這邊直接把這兩位金丹修士作為重中之重進行攻擊,結果就是別人頂多挨上半發或是一發光柱、光弧攻擊,而那位金丹中期直接扛了十幾發光柱、光弧,直接被轟得粉身碎骨,而那位金丹初期的情況也是如此。

    好不容易從雁回峰脂粉堆里爬出來的柳空涯看到這?麗無比的一幕只覺得特別賞心悅目,而那邊傳來了錦娘的聲音說道:“哥哥,我剛才是不是特別厲害!”

    柳空涯現在身邊都是雁回峰的師姐們,大家一齊倒在甲板,至少有三四位師姐跟柳空涯撞在一起擠在一起甚至到了肌膚相觸的地步,可以說是香艷至極,但是柳空涯顧不得這些美人師姐就答道:“是啊,錦娘太厲害了!”

    雖然錦娘事先專門有過提醒,但是他還是沒想到錦娘操縱艦首仙炮居然會這么華麗到?爛的地步,雖然這一輪仙炮過后還有十幾個走了狗屎運的魔修趁亂逃走了,但是包括兩位最具威脅的金丹修士都被這一輪炮擊一掃而空,今日勝局已定。

    只是她還沒想好該怎么樣好好表揚一下錦娘,就聽到那邊傳來了魏香丘無比興奮的聲音:“魏香丘今日與白玉凰、上官雪君、天虹山聯手再斬魔嬰!”

    柳空涯轉過頭去還是沒看到魏香丘親手斬殺海昌魔君的這一幕關健場景,只看到原本浩浩蕩蕩的幾十名筑基、金丹、元嬰魔君現在幾乎被魏香丘、白玉凰、上官雪君、水輕盈一掃而空,只有三五名魔修現在還在倉促逃竄!

    大獲全勝!

    那邊真魔蝗巢原本還有一些中低階魔修正準備趕過來支援,但是這一刻看在前線的兩位元嬰、數十金丹數百筑基連同不計其數的煉氣修士已經被魏香丘與一艘御虛凌云艦盡滅掃滅都是齊齊色變。

    魏香丘異常張揚地說道:“魏香丘今日必將再斬三元嬰,誰再來湊個數?”

    魏香丘這話一出,真魔蝗巢那邊無人敢回答她的問題!

    玄天劍宗最強的元嬰修士果然是名不虛傳,魔修們雖然悍不畏死,但是現在也想到了當年魏香丘劍斬三元嬰重創四元嬰的場景,而且今日魏香丘風采依舊甚至更勝當年,沒費多少時間沒費多少力氣就已經斬殺了兩大元嬰修士,至于折損于他手下的金丹筑基煉氣修士更是數都數不過來,現在真魔蝗巢中只有一位最弱的元嬰魔君,而且他還得分心操縱真魔蝗巢,戰力只有正常情況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www.rebcch.com.cn/91_91092/327101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武里南联对国安预测 www.rebcch.com.cn。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rebcc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