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里南联对国安预测 > 修真小說 > 天途紀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劍仙與人皇

武里南联在泰国哪里: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劍仙與人皇

    (我欲抬手遮天,覆手蓋地

    我欲以這凡人之軀,比肩天上神明

    —人皇姜太一)

    …

    (人間策馬嘯西風,六十六年快意江湖,千年修得獨孤臣,縱使仙人也低眉

    —白衣劍仙—獨孤臣)

    ………

    金色長袍隨著劍氣的到來而飛舞,對于這期待已久的一劍姜人皇非常高興,因為這普天之下四海八荒只有這一劍足夠讓自己用盡全力,足夠讓自己體會那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嗡??!”

    純金色的帝之氣在身體四周化為盾墻,劍氣被阻隔在了外圍。

    “十年了,終于等到了你”

    姜人皇雙瞳睜開,黃金色青銅劍破空而來,刻有錦繡山河鳥語花香紋路的四道之劍軒轅劍握在了手中。

    上古神物,威力堪比神器,是曾經炎黃帝君的武器。

    “這還不是完整的你,軒轅?;姑揮型暾?!”獨孤臣盯著姜人皇開口道。

    姜人皇無所謂的搖了搖頭“這便是最巔峰的我,陰劍自始至終都不是我的,只有陽劍被我繼承了而已,陰劍有屬于它的主人!”

    “嗡!”

    天寂劍發出嗡鳴,像是遇見了夙敵一般,渴望著戰斗,十大名劍之首,出自藏劍山莊被譽為五百年來世間出現的最強的劍。

    只有它才能與軒轅劍匹敵,也只有軒轅劍才能跟它一戰,就像姜人皇的對手只有獨孤臣一樣。

    “轟??!”

    再也沒有多余的對話,一股金色能量向著周圍擴散了出去,隨之而來的是漫天劍光。

    “軒轅劍-帝雨”

    “封天劍域!”

    獨孤臣抬起手,一股劍氣形成了巨大的能量罩將二人包裹,包裹了數百米的大海。

    封天劍域,以最強劍氣制造只屬于自己的一片域,在這個范圍之內,就算一滴水也會同化為世上最鋒利的劍光。

    “砰??!”“砰!”

    不斷有海水飛舞化為藍色劍光與金色劍光碰撞,金色與藍色的碰撞,爆炸,三百米內全部都是劍光墜落,大海掀起無數海浪爆炸,簡直是一場視覺盛宴。

    “太強了,簡直就是神與神的戰斗!”

    “人類會強悍到這種地步嗎?”

    “轟?。?!”“轟??!”

    在城內百姓,武者,周圍聚集越來越多的修士感嘆的時候,天空悶雷響起,暴雨傾盆而來,可是沒有人躲雨,這樣的驚世之戰面前,雨算是什么?

    “天裂開了…”

    人群的最后方,穿著黑色長袍戴著斗笠的英俊男子看著天空陰云翻滾雷電轟鳴,他靠在樹上感嘆的開口說了句。

    而他的身后是穿著同樣衣服的背后背負一件黑色布條包裹的巨大武器的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英武男子,男子面孔棱角分明,不算英俊,但是英氣逼人,像是征戰多年的武將。

    而說話的黑色長袍男子如果有人仔細一看便會認出來,天門三圣主之一,天瀾帝國賞金十五億的懸賞犯,暗帝洛殤。

    曾經在藏劍山莊與踏入天劍的葉忘仙老莊主一戰的男人。

    “只能說不愧是當世最強的兩個人,劍仙與人皇!”背負巨大武器的英武男子感嘆了一句。

    洛殤點了點頭然后開口道“鬼龍,門主輸給他不冤枉,天下第一人的稱號他當之無愧”

    …

    這時候拎著酒壺的白發老頭兒副城主走了過來笑了笑“天門三圣主的洛殤,夜弒七殺的鬼龍,難得你們也會來湊熱鬧???”

    “嚯,老不死的,你的感知力果然強大,千米之外都能感覺到隱藏氣息我們??!”鬼龍罵了一句說道。

    洛殤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前輩是想要打一場嗎?”

    “算了算了,我這把老骨頭可經不起折騰,對手是你的話也許會輸,那就太難看了”

    說著老頭兒對著遠處天空撇了撇嘴“我可不如那個老家伙,六十歲的了還有這么大精力,另一個更老當益壯,八十多歲了還天天想著打架!”

    “這是劍術的較量嗎?”洛殤看著遠處漫天劍雨開口說道。

    老頭兒飲了口酒笑了笑“那家伙又不是傻子,他不會傻到想以劍術勝過這世界上最強的??偷?!”

    …

    果然如老頭兒所料,姜人皇已經將軒轅劍松開,身體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接著他出現在獨孤臣上空,強大的帝之氣化為實體,一條條金龍橫沖直撞。

    “砰!”

    “砰??!”

    金龍沖破了獨孤臣的封天劍域,接著咆哮而去。

    “來吧??!”

    獨孤臣怒吼一聲,接著漫天劍氣瘋狂的墜落,再墜落。

    金龍只是一瞬間便被劍氣絞殺的粉碎,龍又如何?在劍仙面前,不過爾爾。

    “砰!”

    “砰!”

    兩人一拳一拳的對碰,大海在咆哮,烏云在翻滾,到了這個境界,這個地步,根本沒有所謂太多太多的絢爛,也根本無法分出勝負,只能分出生死!

    “圣劍九式-天”

    “地!”

    圣劍九式施展,第一劍天,第二劍地。

    接踵而至的力量在劍仙的意念之中無處不在,第一次,第一次姜人皇后退了一步,不過隨后軒轅劍在手,九轉神功運轉。

    “砰??!”一拳轟在虛空,空間碎裂開來,連著劍氣也碎裂了。

    九轉神功的力量最后轟碎空間,他不會任何空間能力,虛空力量,可是他凌駕于虛空之上,所以他是姜人皇,是擁有千年以來未曾出現過的虛空力量的莫少卿也無法打敗的男人。

    “玄??!”

    “黃!”

    第三劍,第四劍。

    在第二次形成的封天劍域之中,所過之處皆是劍氣,劍意,獨孤臣將地利抓在手中,也想將天時握在手中。

    “三轉??!”

    “砰!”一股絕對炙熱龐大到窒息的力量覆蓋全身,姜人皇揮舞軒轅劍,金色劍氣破空而去,劍刃將獨孤臣的兩劍抵消。

    “轟??!”

    再度揮舞軒轅劍,強大到堪比神器的力量直接形成金色氣浪轟碎了封天劍域。

    大海再一次分割開來,兩人附近的一座小島被瞬間毀滅,兩人不斷對擊,不斷朝著海中心移動,也許姜人皇是不想毀了神武城吧。

    “走遠了??!”

    “這便是至尊境界的力量!”

    眾人議論紛紛,可是他們的眼中兩個人已經消失,不過海上不斷的爆炸,咆哮的海浪說明戰斗還在繼續,天空中因為二人氣勢在翻滾裂開的烏云還在持續,真的就跟天裂開了一樣,如同末日降臨一般。

    “也許,這兩個人在這對決來臨之時早就超越了所謂至尊境界!”

    副城主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表情,因為他感覺到了龍脈之力,天地靈力,萬物之氣,全部在朝著兩人戰斗的方向聚集,不光神武城周圍,好像世界各地的靈力,自然之力,萬物氣息,龍脈之力都在靠攏兩個人。

    “超越了至尊境界?”

    洛殤突然雙眼露出了絕對震驚看著副城主“炎黃帝君與皇甫蒼穹的那個境界?”

    “不敢確定,不過就算沒有踏入那個境界,也絕對在朝著那個境界靠攏!”

    說著副城主笑了笑“在神州錄之中曾經記載,萬族時代有人以凡人之軀可與亞特蘭蒂斯諸神一戰,我想就是這兩人如今正在靠攏的境界!”

    “神州錄?就是傳聞中記載過去,現在,未來的那本根本不存在的古書?”

    鬼龍不屑的搖了搖頭“什么亞特蘭蒂斯,諸神天宮,神州錄,不過是傳說,你這樣地步的存在還會相信那些不存在的杜撰嗎?”

    “鬼龍,既然是傳聞,必然是有??裳嘔嵊械拇擰?

    洛殤在一旁淡淡的說道“你無法否定一切,延續了幾千年的萬族時代是太古,遠古,上古乃至當初的炎黃時代,到如今的末法時代,都無法比擬的最昌盛的大時代,那時候發生過什么,我都絲毫不震驚!”

    …

    “看來你真的接觸到了那個境界對嗎!”

    獨孤臣負手而立,背后是海浪咆哮,是劍氣滿天空,這一刻的他絕對稱得上天下第一劍仙,絕對是堪比神明般的存在。

    “你果然比我更有天賦,你我之間相差二十年光陰,你卻依舊追趕上了我,只憑這一點你對得起天下第一的名號!”

    姜人皇卻是搖了搖頭“不,百年之內最先接觸到此境界的人乃是太玄天尊與太微真人,他們才是末法時代這最后一個百年的領路人!”

    “不過,天下第一我當的起”

    人皇笑了,非常從容霸道的笑意“因為我與世無敵,與己無敵,與天下為敵,將世界當做敵人,就算太微真人與太玄天尊亦是做不到,所以本皇便是天下第一!”

    “是啊,你有一顆無敵心”

    獨孤臣笑了,笑的有些欣慰,有些解脫。

    “太一啊,好好活著,這個時代還需要你,那些隱藏在黑暗中的惡徒,他們在等待著許多人的死亡,在伺機而動!”

    說著說著,獨孤臣氣勢全開。

    天空中一道道光芒劃破陰沉的烏云照射在他的身上

    “神之領域-劍心”

    “嗡??!”

    一陣劇烈的空間顫抖,天空中的烏云退卻,光芒覆蓋了百米的天空,大海都平靜了下來,接著獨孤臣踏出一步,虛空破碎。

    “宇!”第五式出,空間炸裂,金光噴涌。

    姜人皇于虛空之中后退了五步,接著右臂的長袍袖子碎裂。

    “宙!”第六式出,空間持續的爆破,姜人皇退出了十步,左臂袖子碎裂。

    接著姜人皇手中軒轅劍飛上天空,圣光降臨,自然之氣凝聚,隨著軒轅劍的光芒散落,大海上出現了奇異的光景,海面上長出了樹,開出了花,海鳥飛舞,各種海獸,魚類,翻涌的跳出海面。

    軒轅劍陽劍,極致的生命之力,招致最強的自然靈氣。

    “神之領域-生命”

    “嗡??!”

    綠色的植物瘋狂滋長,生命之力在不斷抵消獨孤臣第六式的力量,同化,抹殺,消除,這便是軒轅劍陽之力的力量。

    軒轅??墑切業囊晃淮等宋?,神州錄中記載的上古時代第一鑄兵師為了克制陰陽家的陰陽道力而耗費畢生心血打造而成的兵器,威力絕對堪比天地生成的神器。

    軒轅家與陰陽家,是畢生夙敵,兩族恩怨從上古便開始了,而在萬族時代末期軒轅家與炎黃帝君走到了一起,并且將陰陽家連根拔起,從此陰陽家從世間消失。

    “洪??!”

    第七式出,沒有天崩地裂的感覺,只不過兩人腳下的大海整個翻涌了起來,混合著萬物盛開,混合著無上圣光,強悍到超出這個時代的力量將姜人皇再一次擊退了二十步,姜人皇身后的虛空如同鏡子一般碎裂了,一片漆黑,什么都沒有了。

    “快跑??!”

    副城主對著觀戰的人群開口道,因為大海已經將東海海岸吞噬,一道道天雷降落,一道道劍光墜落,兩人不經意流露出來的力量將東海兩千米的海岸全部毀了,船只,房屋,什么都不存在了,甚至神武城靠海面的城墻都在碎裂,許多人在天威一般的力量面前開始昏厥。

    “全部撤出神武城??!”神武城內的守衛軍在安排著百姓們撤離。

    而副城主只身沖了出去一股力量形成防護罩擋在了海岸前抵抗著那些流露墜落的力量。

    “簡直是人間災難,那兩個人離神武城有一千多米了,這么遠的距離都能波及到這里!”

    鬼龍不可置信的說道。

    洛殤則是開口道“這兩個人一開始選擇海上戰斗便是因為知道后果,若是在陸地上碰撞,恐怕百里之內都會變成一片廢墟,無辜之人會死傷無數”

    “真他娘的恐怖??!”鬼龍罵了一句。

    “噗??!”

    在抵抗那些力量的副城主一口黑血吐了出來“他娘的,這兩個瘋子,都已經轉移到大海上戰斗了還能波及這么多東西,這就是神的領域?”

    “嗡!”

    洛殤與鬼龍的身后,虛空一陣波動,戴著黑色漩渦面具的人出現了,他看著千米外的戰斗與四處逃散的人們面具下的嘴角上揚

    “凡人也敢觀看神的戰??!”

    “這兩個人真的是千百年來都不曾出現的奇才,打吧,打吧,死一個的話這世界上能威脅我們的人就只剩三個了!”

    “太玄天尊與太微真人也快壽終正寢了吧?那個時候,才會變的誰都無法阻止!”

    洛殤看著遠處沉默了好久,接著對著喋喋不休的面具男開口道“走吧,夏!”

    “走吧!”

    面具男點了點頭接著空間一陣波動,三人慢慢的消失在了原地。

    “虛空能力還是神器的力量?”

    遠處支撐著防護罩的副城主回頭看了一眼“天門還隱藏著如此的人物嗎,可以隨意穿梭空間?”

    不過啊,那不斷墜落的力量可不容他想那么多的事情。

    ……

    “帝之氣巔峰!”

    “帝之氣巔峰??!”

    兩人所有手段都傾盡了,可是想分出勝負絕對不容易,他們心里都清楚想贏對方必須賭上性命。

    獨孤臣再次跨出一步,劍氣再次高漲。

    “洪??!”

    “荒!”

    兩式齊出。

    姜人皇全身九轉神功運轉到了極致,身邊周圍一切事物都在碎裂,那碎裂的力量與劍氣互相碰撞,軒轅劍的力量也在繼續釋放。

    “砰??!”

    這兩劍的釋放,姜人皇上身長袍全部碎裂,只剩下了里面的白衫。

    “你還有一劍,十年前我不曾見到的那一劍!”

    獨孤臣笑了笑臉上盡是釋然“是啊,還有一劍,今時今日的你足夠資格見識這一劍了??!”

    “若今日我身死,了無遺憾!”

    說著姜人皇渾身氣勢全開,軒轅劍在鳴叫,整個海面都在顫抖,整座神武城都在顫抖,數萬百姓,守衛軍,高手,都在顫抖,這是人皇的降臨,人皇的威嚴。

    皇之威嚴,不可忤逆!

    “最終-九轉軒轅帝”

    “轟??!”

    巨大的金光如同天柱一般沖上云霄,金光之中一個全身金色鎧甲的巨人幻影威嚴的屹立在姜人皇身后,如同主宰一般,如同神明一般。

    “來吧,前輩??!”

    姜人皇在怒吼,他喊的是前輩,對,這世上唯一讓他尊敬并且認可的男人就在眼前,那個白袍駝背老人,那個當世最強的???。

    “那便,接好這一劍!”

    話落,所有的高手都在遠處看到了,這世上最強的??臀兆×聳郎獻釙康慕?。

    “終焉-九式”

    “嗡??!”

    天空突然黑了,為什么?因為這一刻,若你站在天空俯瞰的話,你會看到神武城為中心千里之內所有佩劍之人,他們所有的劍全部脫離了主人,仿佛在朝圣,仿佛遇到了君王的召喚,他們全部聚集在了獨孤臣的上空。

    黑壓壓一片,整個天空都被遮蓋了,而巨大金色巨人在這劍的天空面前簡直渺小,那是什么場面?表達不出來,書寫不出來,是會被當做神話歌頌的場面。

    劍的中心,是世上最強的那把劍,天寂。

    天寂,意欲天也沉寂。

    是啊,在獨孤臣這一劍面前,在這足足萬劍聚集的面前,神明亦要被屠,天又如何?

    “九式-劍仙??!”

    白發蒼白的老頭兒發出了最后的怒吼,拖著年邁的身體,那漫天劍雨轟擊而去,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帝-審判??!”

    姜人皇毫不退讓,哪怕看起來是螳臂當車,可他是王者,是皇,是天下第一,他有無敵心,他絕不退后一步,哪怕身死。

    巨大金色的巨人揮舞手中放大般的軒轅劍,迎了上去。

    “轟??!”

    “轟!”

    爆炸的火海一瞬間蔓延百里,數十座島嶼全部瞬間灰飛煙滅,神武城的城墻一瞬間崩塌,神武城在劇烈搖晃,天空又變的陰暗,云卷,大地在撕裂,花草樹木飛蟲走獸甚至距離近的人都在掉進深淵,天崩地裂。

    “轟!”

    神武城在一聲巨響中分成了兩半,是的,足以容納二十幾萬人號稱世上最堅固的的天下第一城在劇烈震動,劍光余威之中一分為二。

    ………

    足足十幾分鐘后,爆炸,震動,才慢慢的平息了下來。

    “兩個人消失了?”

    “海上什么都沒了!”

    不過很快有人發現了,崩塌的神武城面前,兩人站立在那里。

    姜人皇白衫全部都是鮮血,七竅流血,可雙眼依舊是無盡威嚴,身旁插在地上的軒轅劍金光消失了,光彩暗淡,仿佛死了去一般。

    獨孤臣同樣渾身是血,身旁是一把斷裂的斷劍,正是那天寂劍,世上最強的劍在這一刻終是斷裂了…

    “噗??!”

    姜人皇率先吐出了一口黑血,整個人搖搖欲墜。

    “劍仙贏了?”

    “人皇輸了?”

    所有人都懵了,在遍地狼煙中傻了,包括副城主。

    不過下一刻,獨孤臣的身體慢慢的向后傾倒,他倒下了。

    “嗖!”瞬間,姜人皇出現,單膝跪地抱住了獨孤臣墜落的身體。

    “你贏了,太一!”獨孤臣嘴角溢出鮮血,臉上帶著微笑。

    姜人皇有些不解的開口道“為什么?那一劍明明可以殺了我,為什么最后只剩下了一半力量攻擊了過來?”

    “贏了就是贏了,我這殘破的身體根本無法在使出巔峰的一劍,這就是你的勝利,你贏的堂堂正正!”獨孤臣笑著開口回應道。

    看著這位老人,姜人皇無話可說。

    “你有遺憾嗎?你的眼中都是遺憾!”姜人皇開口道。

    獨孤臣看著天空,眼中出現了那名普普通通的女子,那名在山村中死去的女子,也是自己唯一愛過的女子。

    “遺憾嗎?當然,再來一次,我可能會留下,陪著她看盡天下山河風光,游遍萬物山河,然后一起老死在那小山村”

    “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不是嗎?”

    說著說著獨孤臣的雙眼變的模糊,眼睛在慢慢的閉上。

    “窮書生,莫瘋子”

    他的眼前,君天心與莫問天二人的身形一閃而過。

    “來世再見??!”

    “啪!”雙手落在地上,獨孤臣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那一刻,姜人皇心中無比尊敬這個老頭兒,因為從老頭手中落出一枚七彩丹藥。

    “九轉神泉丹,活死人肉白骨的皇品頂級丹藥,接近半帝品”

    副城主在一旁說了出來,接著他嘆息一聲對著閉上雙眼的獨孤臣深深鞠躬“走好,劍仙前輩!”

    所有人,所有江湖人,這一刻都彎下了腰,他們都明白了。

    九轉神泉丹絕對可以讓獨孤臣身體生機恢復巔峰,再獲得幾十年壽命不成問題,那樣他可以贏,那一??梢隕彼瀾嘶?。

    可是直到最后,這個駝背老人他都沒有服用這枚丹藥,他只是握在手中,他在警告自己,他獨孤臣,絕對不屑用那種方式取勝,贏要坦坦蕩蕩,輸也要坦坦蕩蕩。

    夕陽照耀在獨孤臣的身上,這一刻黃昏下,隨著這個老人的死亡,所有人突然感覺到整座江湖也隨之在哀鳴,他的風骨,他的那最強一劍,最后流芳百世了,足夠讓后人津津樂道百年了。

    白衣劍仙獨孤臣,十歲練劍,十九歲開始引領時代之劍道,二十五歲成就天下第一??偷耐?,無敵世間。

    末法時代,天下第一城城門之前,當世最強的劍天寂斷裂,當世最強??退勞?,從此世間再無天寂劍,再無白衣劍仙。

    天空之中,大雨開始滂沱,上蒼在哭泣,在為天下第一??退馱?。

    ………
  //www.rebcch.com.cn/79_79570/327101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武里南联对国安预测 www.rebcch.com.cn。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rebcch.com.cn